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满堂彩 > 蝴蝶闪电快开 >

梅惠志12年专访:上擂台秒变“王八拳” 民间无高手

归档日期:07-10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蝴蝶闪电快开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这是我们找到的在2012年一位博主转发的关于梅惠志老前辈的专访。下面给大家分享一下,这篇文章之中,梅老前辈的观点。同时,我们也会加入一些科普知识给大家。

  梅惠志先生是全国武林界享有盛名的武术技击家,从小习练八卦掌和形意拳。中国散打的创始人之一。自称中国MMA第一人的徐晓冬就是在什刹海与梅老先生学习的功夫。梅惠志先生不仅是散手运动的推广人,也是将传统武术同现代搏击结合大胆的尝试者。他同他的学生曾多次同传统武术进行过交手比试,对传统武术有着较为深刻的认识。

  针对现在的散打王比赛,梅惠志先生感慨颇深,听说民间选手要参加散打王比赛,他说出了自己的看法:

  梅:看过,现在的比赛很精彩,除掉护具比赛更好看了,另外场上运动员的表演也不错,比如每个人都有绰号啦。其实护具早就可以去掉,当年北京队同泰国自由搏击比赛时,也不用护具。效果也很好。

  梅:有这种提法,但从以前的经历来看,民间拳手的水平很一般。80年和81年北京搞散手试点,当时民间参赛的人数有上百人,其中有八卦,心意,太极、大成,通背等拳种,比赛开始没两天,一看进入半决赛的选手,都剩练散手的了。民间武术的招数多,但多没有经过对抗训练,一上擂台就抓瞎。对抗起来根本没有反应,挨上两下就不打了。比赛打得很沉闷。由个练通背的还不错,同散手能打在一起,但水平还是有差距。最后冠军都是体校的队员拿了。

  梅:很多民间武术不服气,说不愿戴拳套,后来市体的摔跤教练李保茹教练和他们很熟,就安排他们同我们体校的小队员进行徒手的交流,比赛前我们特别嘱咐我们的小队员:不许用重拳,不许用砸头的摔法,结果一两个照面民间的选手脑袋上起了个大紫包,比赛也就没法打了。民间的选手输不起,打不过就会找这样那样的原因,头两年参赛的特别多,后来就没人来了。知道自己也打不了。

  梅:都一样,我们的队员参加过85和86年的河南少林杯,87年的武当山擂台赛。当时的场面可热闹了,有拌成武松摸样的、有和尚、老道、拎佛珠的、穿长袍的。比赛前表演,那架势挺吓人,有人一掌把木板中的铁钉子拍出来了,可一上台打擂,裁判喊:‘预备—开始’,就挨了一脚,自己就跳下擂台了。头两天民间的特多,过两天就剩散手运动员了。

  梅:主要是训练方法和意识的落后,传统武术讲究的是口传心授,多是对方怎么打你,你怎么防式的说招说手,平时实战训练水平很低。举个很简单的例子,对方边腿踢你,散手队员会一手格挡,一手反击。传统武术可不这样,他的先做一个云手,这样动作好看,可对方早就踢到你了。另外,有的拳种讲究什么螺旋力、三角力,每种都有几十种用法,说什么可以将人转着打飞,实际上根本就不可能。我们同他们交流时,也就一个照面就分出了输赢,用的就是一个简单的迎击,没有什么神秘的。

  梅:那些东西实际上用处不大,任何一个强壮的男士,训练一个星期,都可以做这样的表演。另外,格斗对抗中人是不断运动着的,哪会让你象打死沙袋那样硬挨着。一般人的拳头都很硬,打在头上都会让人受不了。所以硬功并没有有些人说的那么神秘。

  “那个时候来挑战的国外武术爱好者,很多都由我来对付。”梅惠志说。但来较量的一般都不是职业搏击手,由摔跤转为散打的职业运动员梅惠志完全能够应付得来。“在1990年第一次带队参加京港搏击会之前,我们对世界上的整体搏击状态并不了解。”

  其实,中国功夫与泰拳的较量一直在进行着。目前可以查到的资料显示,从1921年开始,中国功夫就在向泰拳发起攻击。但除了1922年,由流亡泰国,本有武功,并拜华裔泰拳宗师为师的李德与泰拳手打平之外,其余皆遭惨败。而1958年至上世纪80年代,由香港和台湾组织的数次中国功夫与泰拳的比赛,也仅有一场平局,其余都告失败,而且败得相当惨,最短的一局仅坚持了20秒。

  (这里做一个备注,我们查到的资料是,80年代开始,中国功夫开始有战绩。黄淳梁的徒弟赵贤学赵大侠在与泰拳的比赛之中,取得了优胜。虽然有人称李小龙曾经战胜泰拳宗师,但这条信息至今也只是传闻,并无实际证据。)

  虽然,从中国功夫与泰拳的对抗历史中,中国传统武术的成绩还不如散打来的好看,但大多数中国人仍然相信,真正的中国武术的技击精华是在民间,在传统拳术中。虽然没有任何确实的证据证明这一点,但人们更愿意相信,在那些与世隔绝的密境,有神仙般的武林高手存在。

  “虽然存在民间有高手这一说法,但民间拳手的水平并不高。与散打相比,基本没有对抗性。”梅惠志说,他曾经会过许多民间高手,“很多都坚持不到十秒八秒。”

  而在1980年和1981年,北京搞过散手试点,当时来自民间的参赛拳手有上百人,包含了八卦、太极、大成等等拳种。“但比赛刚开始没两天,一看进入半决赛的选手,都是练习散打的了。”梅惠志说。民间武术大多没有经过对抗训练,一上擂台就“不管练习什么拳,最后都成了王八拳”。对抗起来根本没有反应,挨上两下就不打了。

  “有一位练习八卦掌的,比赛开始了,他还在那转圈子,被我们的队员追上去,踢了两脚,就不打了。”梅惠志说。那一次,最后冠军都被体校队员拿下。

  (备注:这是国内传统武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常见的现象。他们都非常缺乏实战对抗的训练。你掌握多少奇特的特技,没有打过,你是根本不知道在实战中该怎么用的。要知道在实战里,对方也是活的。这里我们就看出来,其实传统武术在那个年代的传统训练方法已经存在严重的问题。但是能意识到的,毕竟还是少。目前保留有较强实战能力的,如咏春,蔡李佛,形意拳,八极拳等,都在训练体系里或多或少的存在实战或者半实战的训练。)

  1987年,梅惠志带队参加武当山全国武术擂台赛,这一次的场面比北京的散手试点更加热闹,赛场上有扮成武松模样的,还有和尚、老道,比赛前表演,架势挺吓人。有人一掌把木板中的铁钉子拍了出来,可一上台打擂,那人只挨了一脚,自己就跳下擂台了。

  还有一位神秘人物,自己爬上擂台要求比赛,当地组织者要求他先报名,但遭到拒绝,理由是“不敢留名,打完了再说”,并自称已经“毫无欲念,不吃荤腥”。看到这种情形,梅惠志专门交代队员不要踢第二脚,因为第一脚把人踢倒,第二脚必然会踢头,这样会导致这些没有任何对抗训练的对手直接休克。

  (备注:这个就非常讽刺了。其实也不是那个年代,现在这个年代这种的也很多。电影叶问里叶问说过“我不管你什么理论,最重要的是打到人”。咏春其实非常注重这一点。但中国传统武术里,很多变成了炫技,以及忘记了技击打到人才是最关键的点。其实无论你踢腿多重,出拳多有力。打不到人都是没用的。而想在站立格斗里打到人,你的距离感和节奏感一定要有,否则都是白瞎。)

  对于民间有没有高手,著名武术家赵道新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指出一个常识:“在那些与世隔绝的不毛之地,消息闭塞,交流不便,物质贫乏,隐士们如何能启发悟性,拓展眼界,避免徒劳创作呢?又怎样能通过大量见手来交流技术,衡量自己?否则,又是怎么知道他们技高一筹,掌握精髓呢?生活问题怎样解决,营养哪里补给,资金、器具谁来提供?如果自食其力,花大量精力安排衣食住行,训练效果怎能提高?”

  而在梅惠志看来,传统武术主要是训练方法和意识的落后,讲究的是口传心授,多是说招说手,平时几无实战训练。“举个很简单的例子,对方边腿踢你,散手队员会一手格挡,一手反击。传统武术可不这样,他要先做一个云手,动作好看,但对方早就踢到你了。我们同他们交流时,分出胜负也就一个照面,用的就是一个简单的迎击。”

  (备注:虽然觉得这一说是有点夸咏春,但我相信很多玩咏春的都知道。这个一手防御一手攻击的理念是咏春最为初级的攻防理念。而后来的迎击拳,则是线位理论里的消打同时理念。之所以咏春能在香港频繁战胜各种传统武术并不是没有道理的,因为在理念上已经超前其他传统武术。但我们现在去看其他的一些保留有实战能力的传统武术,如八极形意等,其实也能看到这些理念。)

  传统武术缺乏对抗训练导致了许多悲剧。1987年,在一次两省警察的集训中,某省一名练习传统武术的警察与另一省份练习散打的警察对练,结果因为前者从未做过对抗训练,在被摔起的时候没有任何防护意识与技巧,头部直接坠地,导致死亡。

  (备注:这也是为什么擂台一般都是比较软的,如果没有这些设备的话。很多运动员会因为自己的失误而丧失性命。但余昌华和丁浩却非要在硬地。说句实话,如果徐胖在这硬地上真的做一个背起摔来摔丁浩,怕是就成了事故了。)

  梅惠志第一次线年。当时,作为北京武术散打队的首任总教练,他带队参加刚刚设立的京港搏击会,虽然带去的都是当时的国家级顶级散打高手,但那一次中国散打惨败于泰拳。

  梅惠志说,“与泰拳硬碰硬,我们根本打不过,拳脚打在对手身上,跟打在皮球上一样。而当时我们的队员抗击打能力比较差,挨上两三下膝肘就不行了。”声名在外而又难以捉摸的中国功夫,如果站上擂台,竞技力究竟几何?

  其实无论是传统武术,还是拳击散打都好。只要在训练上缺少有实战训练,都一样是不能打的。我记得我才学咏春3个月的时候,就和一个练拳击的票友切磋了。对手刚与我打了个照面就被我打到流鼻血。整个过程还不到1秒。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打到他的。

  后来我才知道,对方这位票友虽然说是练了一年,但训练量其实很小,每周也就三次课,每天才两小时。学了一年也没打过实战。而我这三个月,每天训练7小时,在第二周的时候,就已经和我的一个小师兄开始尝试实战训练和半实战训练。而当时教我的也并不是我的师傅,而是师兄。师兄把我们那一期学员当成了实验对象。并没有按照传统的训练方式来带我们。但教的东西还是咏春的东西。

  后来我也做了一个教学实验,同样没有基础的两波大学生。其中一波注重基本功的训练,没有对抗没有实战。而另一波则注重对抗训练,每一次对抗后,我会和它们一起看他们的视频,并指出其中的问题,并在下一次改进。小甘(即现在寻止戈桥的小蜗牛)就在后一批学员之中。在一个月之后,我带着两波人进行了一次切磋,在切磋之中,小甘仅用一只手就完虐了对手。我特意问了一句,为什么他只用一只手?这是对对手的不尊重。但他却回答我“可是我用两只手的话,就打到他了”。

  这次试验让我彻底明白,无论你学的拳击,散打,泰拳,摔跤还是柔术。如果你想要练到真功夫。你就需要有这样的对抗训练。这不是简单的套招。而是真正的对抗训练,是要成系统的在保证学员安全的情况下做这样的训练,你才能真正在与对手对抗之中,用出你学会的东西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perfreal.com/hudieshandiankuaikai/10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