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满堂彩 > 蝴蝶袭击者 >

蝴蝶小说全文阅读_蝴蝶免费阅读_百度

归档日期:07-01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蝴蝶袭击者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初夏的五月,骄阳渐威,大街上的少女们,纷纷穿上了薄纱质的短裙,炫耀着如宝石般闪亮的青春。

  现代的女性,比旧时代的女性更加独立自我,她们不光喜欢周围的男士将目光集中于她们的脸蛋身段上,更是大着胆子将目光瞄向那些引人注目的男孩身上。

  尽管北京大街上的男生素质良萎不齐,但总会有一些出类拔萃的男士引领全体女性目光,看呐!一辆阿尔法罗密欧跑车,就这样从人烟稠密的市中心经过,当然不会是悄无声息的,而是轰轰烈烈的奔驰到了一间名为万花筒酒店门口的停车场,停下。

  车门打开,从驾驶座上走下来一名男士,只见他穿着一袭黑色西装,显得笔挺纤直,当他走出车门的一刹那,就注定了周围所有的男士都要成为配角,所有女人的目光都无力奚暇于别的男性,视线集中在他的身上——这是一个符合当下审美标准的男性,没有宽阔的肩膀,却纤长有姿,皮膏虽然算不得白皙,却如剥了壳的鸡蛋一样光滑匀亮。色令智昏,这些周遭的女孩儿只觉得阳光更加的刺眼,热度更加的弥漫了整个天地。

  这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士,扯了扯领带,大约这样的装束,也让他感觉到有些发热,他从衣袋里掏出墨镜戴上,大约太阳也令他感觉到有些刺眼吧。

  他就这样跨步往酒店走去,那门口的礼仪小姐,拦住了他:“你好,先生,今天万花筒酒店已经被高蛮集团与夕夏集团订了庆典仪式,一律不接待外客,请问,你有邀请函吗?”

  这男子笑笑,从裤腰带里掏出一张名片和一张请柬,递给她,礼仪小姐将名片拿在手里查看,见上面赫然写着——高蛮集团北京分部总管单日瑶小姐。

  单日瑶?小姐?这礼仪小姐心下懵然,再细瞅面前的这位公子,只觉得她唇红齿白,未免过于俊秀了些,的确不是一般的男色可比,微微失望,脸上却依然满布职业笑容,伸手指引道:“我失礼了,单小姐,里边请。”

  原来这“男子”便是左手的干女儿东方春瑶,自从左手死后,一向乖戾的她在心灰意冷之下,将一头齐腰长发剪短,又将左手赐名抹去,用回了自己的本名,以期望能够忘记他带给她的无限伤痛。而又因她的腿伤难愈,只能退出咪咪歌舞团,成为了高蛮集团的一名主管。不过,她从十一岁开始学习舞蹈,对舞台的热爱便也非比寻常,当然也颇难以接受就这样从舞台上跌下。因此,这最近又得知日本宝塚歌剧团在北京选拔人才,那宝塚歌剧团一向对舞蹈的要求并不非常高,这才扮作男装,应聘了回来。

  待走进万花筒酒店,里边可真是热闹,舞台上,是钢琴、小提琴和西洋笛三重奏,舞台下,是一众中国福布斯排行榜上赫赫有名的大人物。

  一名西装革履、形状微胖的商人,满面春光的招呼着各位来宾,他就是本次宴席仪式的主人——夕夏集团的董事长御乾,这御乾天生似乎就是做商业的这一块料,因为他总是对谁都笑脸相迎,配上他的那一种圆盘长肉的脸,有一种笑面罗汉的感觉,只有少数人知道,他私底下却是个严厉的人。

  他正客客气气的和客人寒暄着,而站在他身后,却有一男一女——那女孩穿着一身白纱礼裙,被衬得像个天使一般,只有熟悉她的人才知道,她就是天底下最顽皮最泼妇的恶魔——御家大小姐御蒂娇;而站在她旁边的那一位,则穿着一身轻便的黑色简西装,即便是这样的场合,也颇感随性,而那两只罗圈腿偶尔不乖得抖动,更显得他玩世不恭的急躁脾性,这便是御家的三公子御俊悦了。

  御家的二公子哪里去了?谁都有这样的一个疑问,不过谁也没有问出来,今天,本来御家的二公子才是最重的重头戏。说起御家的二公子,御蒂娇和御俊悦就不得不大吐舌头了,暗叹为什么父母把最好的基因留给了他。同样是御家的孩子,御蒂娇性情直率开朗,但模样却算不得人中龙凤,御俊悦更是不消提了,天然的一个长不大的孩子,成绩在学校里也是倒数。唯独这御俊初,他不光生的模样俊秀,个子高大,而且品学兼优。这不,他才考取了北京大学,尽管像他这样的富商子弟,常常会选择国外的大学进修,但是,因为御俊初希望能够半学半工,开始在夕夏集团工作,所以选择了中国的北京大学。

  还有两个月,学校便要开课了,正是在这放暑假的时候,夕夏集团正式与高蛮集团进行商业合作,一同进军游乐业,在中国的几大城市,开发规模最大型、品种最齐全的游乐园,力图成为游乐园大亨。

  与各种领域都有建树的高蛮集团不同,夕夏集团是以做甜品起家的,在中国儿童心中有一定的地位,也熟知年轻孩子的喜好,因此,选择夕夏集团作为合同对象,高蛮集团这一步棋,是走对了的。

  在那宴会的另一头,一张户外桌前,一名穿着旗袍,戴着白色珍珠项链满头白发的老太太,正在那里吃冰激凌,她便是御俊初的奶奶舒凡,是一个人老心不老,一辈子热衷于吃甜品的老奶奶,而在她旁边,精心服侍她的,便是她孝顺的媳妇吴艺芝。

  舒奶奶一边夹了一颗冰激凌上的红樱桃放在嘴里,一边张着眼睛看着四周,问吴艺芝道:“哎呀,我的宝贝乖孙子怎么还没到啊?他难道不记得了,今天的仪式,可是由他负责拉响主礼炮的呀。难道是他忘记了?他才这么年轻,怎么记忆连我都跟不上呀?”

  吴艺芝也是心急,连打御俊初的电话,都未打通,心下也不解——这孩子平日里做事很懂事的,不至于这么大的事情都给忘记了吧?

  就这样,又过了大约一个小时,时间到了上午十点钟,仪式也就渐渐开始了,首先,所有的宾客朋友们,聚在一起照了张全体相,天气良好,阳光照在所有人的脸上,使他们面上的笑容非常真实。不过,御乾心中却有几分不悦:御俊初迟到了,作为新的游乐场项目的经理,他第一天的工作表现,实在不够良好。

  这御乾看了看表,时间已经差不多了,再等下去也没有意义,他当机立断:“今天的主礼炮手换人~!”他极目八方,究竟换谁好呢?他的大女儿,小儿子,都没有在夕夏集团有一职半位,要他们负责礼炮,似乎不妥,正想着,他的目光却集中在了单日瑶的身上——他方才与此人寒暄了一番,了解了她是高蛮集团北京分部的主管,若不是她开口说话,若不是她取下墨镜,那双楚楚动人的美丽眼眸,他差一点以为她与他是同性。高蛮集团就是高蛮集团,卧虎藏龙真是不用说,所以尽管听说高蛮集团有黑社会的背景,他也还是同意了两家合作的意愿。

  御乾是个想到什么就会去做的人,他当下也不再等,走到单日瑶的身旁,对她道:“单小姐,有一些说不得是私事还是公事的事,想借一步谈。”单日瑶笑了笑,与他去了一个周围人声略静的地方,笑眯眯的道:“不知道御老板有何事指教?”御乾也笑眯眯的道:“单小姐,我是有一个不情之请,今天的仪式,本来是由我的儿子来做主礼炮手的,无奈他今天不知道是忘记了还是被什么事情给绊住了,到现在也还没见着个人影,打他手机也打不通,万般无奈,我只好换一个人,我见单小姐气质高贵,非常人可比,这主礼炮手一事,能不能麻烦单小姐你暂为接替呢?”

  “我?”单日瑶挑动眉头:“我看我不够资格吧,首先,我只是高蛮集团才上任的一名主管罢了,连经理都算不上,其次,我从没有这样的经历,我不太清楚应该怎么做。”御乾摇头道:“我这个人呀,看人的眼光是非常的准的,我看单小姐是一个非常登得了台面的人,单小姐请不要再多做推辞了。”

  初夏的五月,骄阳渐威,大街上的少女们,纷纷穿上了薄纱质的短裙,炫耀着如宝石般闪亮的青春。

  现代的女性,比旧时代的女性更加独立自我,她们不光喜欢周围的男士将目光集中于她们的脸蛋身段上,更是大着胆子将目光瞄向那些引人注目的男孩身上。

  京ICP证030173号京网文[2017]2863-327号©2019Baidu使用百度前必读平台协议企业文库广告服务百度教育商业服务平台

本文链接:http://perfreal.com/hudiexijizhe/26.html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蝴蝶吧的精品贴_蝴蝶吧_百度贴吧